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观澜学社《观察报告》第八期

(2015年·清明)


前言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似乎已近在眼前,但每每令人惊奇、不安与兴奋的是,中国社会的变革似乎远没有停滞。时光走入2015年之初,很多新的变化与发展已经初显端倪。在政策研究领域,一场智库建设的大跃进似乎正在悄悄展开。这场涉及巨额财政投入和研究机构结构转型的无声运动,是否能带来国家、专家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调整?到底什么样的智库和政策研究制度才是中国需要的?郦菁将在政法篇中回答这些问题。在始终备受瞩目的经济领域,同样出现了一些新信号。一方面,李克强作为推动经济改革的最高政府首脑,在权力结构中的弱势已成定局。那么现任总理的政策观和权力基础到底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他和之前的两任总理在个人背景和追求的政策范式等方面有何不同?而这又将给未来经济改革埋下哪些障碍?李牧之将在《李克强的难题》一文中加以阐释。另一方面,诸多表征似乎说明,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也许无法维持,经济下行可能近在眼前。但细查之下,中国地方债问题似乎也不是一个绝对的系统性危机,而互联网经济也有切实的发展。楼晟通过《中国经济的冰火两重天》来解答这些问题。此外,阶级和民族问题也是政治场域中的重要维度。巩高兴在两篇短文中分别讨论了外来打工者的方言问题和身世问题。语言、身世等因素既构成了阶级问题、身份认同和群体文化的基础,也最终将影响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政治力量和政治动员的基础。民族问题也依然是当下政治的焦点之一。李永峰分析了最近维吾尔族偷渡出境的目的、规模、可能性与政治影响。这些出境者与ISIS若隐若现的政治联系,必将给中国未来的民族冲突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而李潇雨则承续上一期的内容,从视觉人类学的角度继续探讨了民族问题的历史维度。在她眼中,老照片不光是艺术的载体,也反映了特定的权力关系,是很好的政治隐喻。最后,萧敢与张昕为我们带来了一组关于外部的观察,因中国的问题始终也无法与世界分开。前者讨论了印度毛派“纳萨尔”运动的起源、发展与政治力量,后者则试图用一个新的理论框架来理解俄罗斯的精英,在改革的过程中他们又是如何被国家吸纳和驯服的。尽管中国目前中央的控制力颇为强大,也没有实行选举政治从而放大各种离心力量,但这两个邻邦的例子对中国国家能力建设、建构统一的公共政治平台以及消除可能的地方权力中心都有借鉴意义。

“观澜学社”是一个自发、独立、非商业的网络社群。我们关注当代中国历史的展开,我们计划每隔两至三个月公开发布一份《观察报告》,上一期《观察报告》的编号是“2014年·大雪”,以后也将逐次按照中国农历的节气编号。本报告属于观澜学社成员内部交流之用,如需转载、引述,以及任何形式的利用,请与相关作者联系。看到本报告的读者,如有兴趣查阅早期报告,可向guanlanxueshe@gmail.com索取。 ■





目录



法政篇
郦菁:反思智库建设运动  5



经济篇
李牧之:李克强的难题  9
楼晟:中国经济的冰火两重天  12


社会篇
巩高兴:外來打工者聚集地区的方言现象  14
巩高兴:一个农村平民的家世  16


本土/国际篇
萧敢:印度毛派的历史与现状  18
张昕:超越“宗派政治”
——俄罗斯的精英博弈、政商网络与租金分配(上)  20


边疆篇
李永峰:近期维吾尔人偷渡出走现象初步观察  24
李潇雨:边陲照片与“民族”的视觉呈现  28


网站:guanlanweb.com
下載: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9FDJigaXQkbY0p2UDVOTzZzeEk/edit?pli=1